上群資料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巫術與機械之歌討論-巫師與男巫2推薦

巫術與機械之歌
小說推薦巫術與機械之歌巫术与机械之歌
在改造人危机开始之前,安德鲁离开布莱顿城的后三天,亚瑟和盖伊还遇到过另外一件事,这件事情不仅在布莱顿城成为了一段轶闻,甚至是几年后大事件血腥运动的导火线。
第四大道窥视未来店面,侏儒佐伊正将一件尖帽连体衫罩在自己身上,今日是男巫女巫集会的日子,而主要商量的事情就是关于活跃在布莱顿城暗处的巫师们。通过使用各种药草烹煮,佐伊在自己老师莫里卡帮助下在水晶球内看见了关于巫师的启示,这也促进这次位于希斯河流域及其周边环境男巫女巫的聚会。
男巫和女巫不同于巫师的处境,对于巫师血脉里汇聚的卡玛和元素来说,这更加倾向于是职业,善于使用预言,启示,甚至是诅咒来针对不同人群。更有一种分支是灵媒,也就是所谓能看到灵体的人士,这种职业选取的方式属于天赋,在工业飞速发展的时代,更有不少人会觉醒这种能力,佐伊就是其中一位,五岁时候父母发现佐伊身高增长缓慢,但取而代之的是佐伊经常会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自言自语,深觉恐怖的佐伊父母在佐伊七岁时将他送去慈善会,也就是福利院,之后再也没有找过佐伊,而佐伊在自己13岁时遇见了能够引导他走上男巫一路的老师莫里卡。
上次使用铁钉诅咒针对亚瑟被不知名的力量化解,男巫也在艾露丝的“善意提醒”下收敛了一段日子,这次聚会是他们正式决定打响对巫师进攻一枪的聚会。
参与者一共八人,除去佐伊和莫里卡外,还有北区一位男爵旗下的预言家女巫帕莎;游历在南大陆兽族各部落间,近日回到布莱顿城的游历男巫瓦尔诺;已经正常结婚的商铺主人,曾经的女巫萨西丽;慈善会在职员工男巫里弗斯;任职老师的男巫王;拥有自己一家贩卖杂货的年迈女巫诺卡卡太太。
八人聚集在南大陆一家路边咖啡厅二楼,正享用着来自东大陆的咖啡。萨西丽最先发言,结婚生子的她体型开始丰润,全然是布莱顿城居民的样子,对于莫里卡提议的聚会原先她是拒绝的,但在看到亚瑟的悬赏金后她有些动摇,柴米油盐是她现在最先考虑的,单亚瑟的悬赏金就足以让她一家过上好生活:“莫里卡,你说我们要针对那个通缉巫师做一次诅咒,将他引出暗处,我们该怎么做?”
剑道凌天
莫里卡示意佐伊取出怀里的小袋子,向其余几人展示:“这里面是蛇冠鸡的头骨,禁言草,六肢蓝皮蛙的耻骨,祸根须还有死尸的指甲,你们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是腐烂咒吧,可是我们需要那个家伙的身体组织,他既然身为通缉犯,不会这么轻易出现在我们眼前吧。”王轻敲咖啡杯杯面:“除非我们能接触到他,否则都是无稽之谈。”
“王,先别急着泼冷水,莫拉卡是看到预言了吧,如果没有好的决策他是不会连萨西丽都找过来的,萨西丽不是我们之中最会下恶毒咒术的女巫吗?说说看,预言内容是什么。”诺卡太太不愧是所有人中最拥有资历的人,她花白的卷发和低垂的眼眸,给了在场所有人稳定军心的作用。
“预言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我看到他在下水道里逃跑,后面有两个人在追他,另一部分是他浑身皮肤溃烂,正抓着佐伊的领子,位置正是这个咖啡馆。”
“也就是说,预言的不够完善,只出现了部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分支,根据我们的不同选择,那个叫亚瑟的巫师也会有不同的未来吗?”瓦尔诺将从兽族野猪部落里获得的獠牙笛放在桌上,这是他游历的象征:“帕莎,你的预言很厉害,试试看你能不能看出什么。”
改变世界的吻
冒牌占卜师的恋爱难题
帕莎双眼被丝绸布料缠绕,传言她的双眼是少见的双瞳,也是因此才会有预言天赋,取而代之的是帕莎无法看见寻常事务,和只能看到微弱人影光线的杰斯类似,帕莎也属于弱视。帕莎不发一言,将桌上放着的长棍饼干倒出,然后将上好的丝绸眼罩掀开部分,圆形瞳孔分散成两部分,静静注视着桌上分布的饼干方位。
“莫里卡,你们的预言有时间吗?”
“没有,所以我把你们聚集在了一起喝咖啡讨论方案不是吗。”
“准备一下吧,佐伊,这件事情你是其中一位主角,另一位主角在上午十时二十八分会到我们楼下户外的三号咖啡桌喝咖啡,也就是三分钟之后,佐伊,如果你与他交流,我们会有八成把握给他下腐烂咒。”帕莎重新戴上眼罩:“如果这次失败了,他会在短时间内与我们无缘,不过他的未来看得不是很仔细,也只有零零碎碎的片段,也许是命运笼罩着他,也许他即将身亡…”
佐伊点点头,将尖帽连体帽摘下,小跑下楼,连招呼
莫里卡摸着自己下巴:“帕莎,你所说的八成概率,是事情失败的概率是吗。”
“是的,那个巫师身上笼罩着强运,他的命运是既定的,我们这些窥视命运的人是无法轻易影响他的,而且,我看到了莫里卡你的末日,也许是十年后,也许是二十年后,你用借运的方式是无法活下去太久的。”
“我知道了,那在这之前,杀掉他就好了是吗?”
“你的命运是既定的,莫里卡,我们的命运都不会出现分叉,只有被命运笼罩的人才会。”帕莎优雅的端起咖啡饮下:“男巫和女巫,也是时候离开这个时代了。”
……
亚瑟带着安吉丽娜坐在习惯的老位置上,自己端来了一杯黑咖啡,这种苦味咖啡配合一本好的书籍是亚瑟近日上午最喜欢做的事,一向聒噪的安吉丽娜此刻也会点一杯橘子汁坐在亚瑟对面阅读约翰斯总结的情报网和必要的情报人员手里。
今日亚瑟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是知名游学者道恩。帕里什所著的《与女王对话》,内容是这位道恩在精灵之森游历时无意遇见精灵女王时发生的趣事,亚瑟在书中感受到了女王的庄严和风趣,如果有时间的话,自己也想拜会一下这位受万千精灵喜爱的女王。正这么想着,自己的身侧走近一位个矮的男人,亚瑟知趣的合上书本,盖在桌上,又笑着对安吉丽娜摆摆头,示意没有危险。
“佐伊店主是吧,上次你给我下咒的事我还没有好好找过你,怎么,这次是有什么指教吗?”
“亚瑟!你可是通缉犯,只要我暴露你的身份,很快就会有大批执法队和仲裁所的人靠近!”
“在这之前你就会死掉你应该知道吧,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敌意这么大,最近我看了一本名为《和平象征》的书,我们不能坐下好好谈谈吗?安吉丽娜,帮我买一杯希斯咖啡。”
佐伊艰难爬上第三把座椅,坐立不安的看向二楼窗户,在得到某些回应后对亚瑟说道:“多加点糖,小姐,我喜欢甜的。”
亚瑟靠在木椅上,余光注意到了二楼的人,今年即将二十岁的他对这些肮脏勾当可谓是了然于心:“来的人不止你一个男巫吧,我问了艾露丝,你们的处境似乎还算不错,有自己的生意,有自己的生活,不用像我一样,喝杯咖啡看会书也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你们为什么要一直针对我。”
“我们不是专门针对你!而是针对巫师!但你是我们见过的最强巫师,我们的恩怨和元素有关,我告诉你也无妨!在四大陆还未分散成当今模样的远古时,大陆上除了人类,精灵,矮人,地精,兽人和人鱼外还有第七种族,也是远古时期大陆的霸主,卡玛,后人称之为元素。当时的元素奴役了其他种族,不可一世,他们的力量,智慧,能力都领先于其他种族,最后是各种族间出现了一批能人,才推翻了卡玛统治,那一战后大陆分散成四块,那批生灵,也成为了后世的神灵。”
亚瑟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从未听说过这段历史,有书记载开始的历史都是从神灵已经出现的年代开始,帕里什也曾经和自己提过一些卡玛的事,那些自己在精神馄饨空间见过的电光球和藤蔓就是卡玛的本体吗?原本在做应敌打算的亚瑟放下戒心,他打算好好听听男巫所掌握的历史。
大汉嫣华 柳寄江
“卡玛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再次出现时想必你也知道,就是百年前的大事件,诸神陨落时出现的巫师,我们男巫女巫的渊源可追寻到三百年前,当时我们有位出名的男巫预言了百年后的诸神陨落,他尝试警告当时的教会和教徒即将发生的事,但是没人相信,他知道神灵对于众人的意义,于是开始对拥有卡玛的人保持戒心,直到一位叫做莱恩.希伯来的大巫师出现…”
亚瑟心脏一紧,听到希伯来的名字总会误以为是他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我们当时的男巫女巫尝试阻止诸神陨落的发生,但莱恩已经凝聚了一股巫师的力量,在各个大陆掀起了灭神之战,我们男巫女巫生活的环境也遭遇了大变,而促使我们要诛杀巫师的另一次预言…那次预言里,我们看见了卡玛重新现世,以不可阻拦的势头席卷四个大陆,为了阻止这事情的发生,我们做着和先辈一样的事情。”
亚瑟接过话头:“阻止卡玛是吗,你们所做的事情的确很伟大,但我们巫师并不是卡玛的拥蹵,我们时刻都在抑制卡玛,然后,我想要的只是能正常生活,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不能放过我吗?”语句是乞求的,但亚瑟的眼神是暗藏杀意的。
安吉丽娜端着咖啡站在亚瑟身后,她已经做好通知约翰斯的准备,忽然佐伊扑向了亚瑟,伸手扯向亚瑟的帽子,将帽子摘下后,抓了一把亚瑟头发转身就跑,却没想迎面碰上咖啡厅的服务员。亚瑟龇牙咧嘴的摸着自己褐色头发,让安吉丽娜抓住佐伊:“你在做什么?”
“我!我打又打不过你!抓你一把头发怎么了!”佐伊被安吉丽娜抓住,故作柔软的发出哭腔,安吉丽娜嫌恶的松开佐伊,亚瑟提起佐伊:“算了,这次让你走吧,回去和你那些男巫女巫朋友说,我们巫师愿意和他们和平相处,互不干涉,好了,你走吧。”
亚瑟让安吉丽娜跟上自己,拿着书向图书馆方向走去。
佐伊看着亚瑟背影离开,快速趴在地上寻找着刚刚被撞落的发丝,好不容易找到棕色的发丝,佐伊心满意足的走回二楼,却没注意,刚刚被佐伊撞到的咖啡厅服务员,也是棕色发系。

Categories
玄幻小說